榜 样
数据库
榜样概述 最新资讯
榜样风采 视频播报
国家级  省  级
市 级  区(县)级
组织推选 政法推选 人社推选 市直机关工委推选 教育推选 卫计推选 工会推选 
团委推选 妇联推选 文联推选 民政推选 交通运输推选 扶贫办推选 其它 
 
榜样搜索:
榜样称号搜索:
 
 
  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文章浏览
陈鉴铭
2018-11-12

希望我没辜负“最美医师”这个荣誉

陈鉴铭5

陈鉴铭工作照。(胡雪 摄)

采访陈鉴铭,特意选在上午10点以后,因为听说10点前找他的病人络绎不绝。然而事实是,10点以后找他看病或咨询的病人也不少,采访只能见缝插针地进行。待看完一个病人,交代完注意事项后,陈鉴铭能迅速拾起之前中断的谈话,他迅速的反应、耿直与幽默,不得不让人对这位74岁的老医生心生敬佩。

名校大学生 自愿下乡村

陈鉴铭1968年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,那时候大学生稀有,更别说是医学名校毕业的。在那个特殊年代,个人的意愿微不足道。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及环境,毕业后陈鉴铭自愿分配到凉山州宁南县跑马乡卫生院。

“那里很原始。”陈鉴铭如此形容。艰苦的环境,吃、穿、住、行各方面的不适应都可以克服,但一身本领得不到实践让他既心痛又无能为力。那时候,凉山偏远山区还非常落后,彝族群众不相信西医,生了病也不愿到医院看病。于是,乡村医生陈鉴铭只好一边捧读自己的专业书籍,一边学一些额外的本领,比如伐木、削皮毛、编竹编,至今他都还没丢了这些本领。

1974年,在宁南县跑马乡卫生院待了5年后,陈鉴铭调回了宜宾,在宜宾县(现叙州区)喜捷镇当乡村医生。11年后,41岁的陈鉴铭被组织上调到安阜卫生院(即现在的安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)工作,继续从事基层医疗服务工作,这一待就是30多年。

陈鉴铭检查老人的口腔

陈鉴铭检查老人的口腔。(胡雪 摄)

小病不大治 病人很欢迎

陈鉴铭从安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A区调到B区上班一年多了,病人们从A区追随到B区,只要他在,那间诊室就几乎不见空闲。“老人家,你这是口腔炎,就是中医说的上火,吃西药好些,是维生素B2缺乏引起的。”陈鉴铭给人看病,总会清楚明白地把病症、引起原因、吃什么药告诉病人。

老人点点头,还没来得及回答,坐在旁边等候的一位老人建议:“输液嘛,输液好得快些!”

“不不不,液不能随便输,他这个吃点药就能好,没必要输液。”陈鉴铭正色道:“能吃药不打针,能打针不输液,尽量用简单的治疗方法让病人少受罪。”这样的话陈鉴铭不止说过一遍。

“不开大处方、不滥用检查、不轻易用高档药、小病不大治”是陈鉴铭行医多年来恪守的原则。他坚持认为,慢性病、常见病本应采取基础性治疗,没必要小病大治,又花钱又伤身,还浪费国家医疗资源;对待儿童病人时,主张小孩用药一开始就从低用起,费用少、见效好,得到很多家长的认同。

有一年,陈鉴铭坐诊时遇到一位8岁小孩,当时孩子肚疼难忍,一番查看询问后,陈鉴铭诊断孩子是感冒引起的胃肠炎,随即开出了几毛钱的药方,服后小孩很快康复。孩子的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在她看来,花几毛钱就解决病症,实在不可思议。

但在陈鉴铭的从医生涯中,这种花小钱治好病的例子不在少数。“医生要多站在病人的角度考虑,看一次病花几百元,别说条件差的,就是我自己都心痛,所以只要有把握我一定尽力医治。”陈鉴铭说。

陈鉴铭在与孩子沟通

陈鉴铭在与孩子沟通。(胡雪 摄)

行医五十年 真的要退了

早在2004年,陈鉴铭就年满六十,到了退休的年纪。本想颐养天年的他,拒绝了私人诊所、民营医院的高薪聘请,却被中心主任诚恳地挽留下来;很多病人得知他要退休的消息后也纷纷找到他和中心领导,恳请他再待几年。

看着一双双真诚信赖的眼睛,看着自己待了几十年的医院,陈鉴铭内心也是万分不舍。于是,他在退休的第二天又重新坐到了那张诊疗桌前,这一坐又是14年。

陈鉴铭今年74岁,从分配下乡算起,至今已整整50年,他说自己真的要退了。“自己精力不济了,后辈也需要锻炼,不能老‘霸着’位置。”陈鉴铭说,这么多年没有好好休息过,儿子在成都,每次去也只能待两三天就要赶回来,想趁着自己手脚还能动,出去走走玩玩。

“这些年,感谢医院领导对我的支持和关心,感谢病人的信任。感谢大家给予我‘最美医师’称号,希望我这50年没有辜负这个荣誉。”陈鉴铭说。(胡雪 记者 刘佳)

宜宾新闻网 版权所有:Copyright (C) ybxw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蜀ICP备09029889
宜宾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备案号5115000168 川预审N6VJ-NXH2-V840-B44P号